20170317-DONOW_blog_01_1.jpg
轉眼間離開澳洲也快一年。

這個禮拜小弟在墨爾本最好的兩個朋友來台灣找我,

我們一整個敘舊了不知道幾個小時,穿梭在台灣熟悉的街道,

而身邊的卻是當時墨爾本最好的戰友,這種感覺格外奇怪,

時間過得飛快,更令我反思這趟旅程的意義,

如果再來一遍,不知道我還會選擇澳洲嗎?

 

一年說短不短說長也不長,

因為小弟英文程度還不錯,在澳洲一路上還算順遂,

出國前還信心十足地跟我德國死黨說,

這趟去澳洲我的朋友一定是澳洲人,

沒想到最後兩個在澳洲的死黨居然還是加拿大跟德國人,

那些我熟悉的國家,我自己的舒適圈,

他們的到來讓我重新思考了打工度假的價值,

更審視分析澳洲度假打工的含義。

 

澳洲上了我好幾堂課,

說要完全否定澳洲旅遊打工,好像也很奇怪,

但我卻不不認為去了澳洲就會高人一等,

甚至英文突飛猛進,打工度假像是給我就業前的一種挑戰,

但卻又更像是婚前的一次出軌,

不管是一簽的一年,還是二簽的兩年,

大部分包包在二年內都還是要回到台灣面對真實的生活。

 

我在澳洲上的第一課,當你離開家鄉的土地,

你會更愛自己土地,因為國外再好,那種歸屬感還是不在,

如果你去了一趟澳洲,就移情別戀,那就好好珍惜那份感覺吧!

 

 

在澳洲的第二課,朋友的重要。

澳洲對筆者來說不是美國、德國、日本、巴西,當踏上澳洲這塊土地時候,

我剩下的只有自己,沒有美國親戚、德國朋友、巴西死黨的依靠,

一切都要靠自己,走出southern cross station的那一瞬間,

我所有的家當就只剩下那沈重的行李箱,

日後從工作到吃飯,很多都是朋友接濟,

從一個朋友都沒有到每天有免費的蛋糕跟壽司、牛排吃,

甚至到室友印度媽媽做印度菜請小弟吃,

都證明了朋友的重要,

而小弟住過印度的關係,離開前那張印度媽媽的紙條,

都成為在澳洲最感動的瞬間,

在墨爾本的那個新年,在墨爾本沒親沒顧的,

台灣朋友邀請我們到他家吃年夜飯,

如果沒有這些朋友,在澳洲的日子絕對會枯燥乏味,

但或許小弟也會應此瘦下來吧! 第二課出外真的靠朋友。

16836540_1664032553623900_1517469788059645054_o.jpg
(照片來源:吳碩文)

 

在澳洲的第三課,離開自己的舒適圈

在澳洲我沒親沒顧,一切都只能靠自己,

從flatmates找房子到遇到惡房東,都只能含淚吞下去,

在墨爾本第三間公寓遇過是有法國人是毒蟲,

甚至到毒梟出入我們公寓,在餐桌上吸毒,

遇過發瘋的哥倫比亞室友,到跟貧民窟一樣的廢棄公寓,

在一星旅館上夜班,喝酒、吸毒、鬧事到裸奔的房客,

警察常見到都認識我了,

如果沒有來澳洲,我可能一輩子都體驗不到的瘋狂事蹟,

讓我離開自己的舒適圈,看見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世界。

 

澳洲給我的最後一堂課,原來種族歧視這麽簡單。

筆者在墨爾本一間很爛的旅館上過一段時間的班,

或許因為這樣,來這裡的住客普遍都是背包客或是澳洲低收入戶,

義大利人每天鬧事、法國人帶朋友來開派對、

澳洲通緝犯照片指認,

那種對義大利、法國、澳洲人的偏見已逐漸增長,

一瞬間連像是小弟這種自由派的思想,也逐漸被這些人瓦解,

日後護照是義大利或是法國,筆者都會盡量避免與他們接觸,

甚至語氣出現敵意,直到離開旅館前台工作後才逐漸好轉,

但也因為如此人們才說變種族歧視非常簡單!

 

澳洲是年輕時最後瘋狂的一次機會,

小弟如今回台創業,目前也逐漸走向軌道,

澳洲讓我見識到其實也存在在台灣,

但我沒有機會看見的一面,

我不會給你建議去澳洲,也不會阻止你去澳洲,

因為每個人到澳洲的故事都不一樣,

也許你英文很好,或者你一句英文都不會說,

光在這一點上,你的澳洲故事就會不一樣,

而筆者因為英文好,不爬文也吃了不少虧,

但也因為英文好交了不少朋友,

如今也一年過去,是時候該向這段過往放下,

向前邁進,走向我的創業之路,寫下新的序曲。

 

小弟在這裡,澳洲謝幕一鞠躬。

 

文章出處:messsky.wordpress.co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狄靜/DONOW 不做會死

DONOW不做會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