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jpg 

我知道,我們都希望我們和別人不一樣。

也許是自尊心使然,也許是想要證明自己存在世界上的意義,所以我們努力活的不同,希望自己真正不同。

也許又因為民族性的自卑感,在不斷被改朝換代統治之下的台灣,我們已學會了”逆來順受”與”知足常樂”的「道理」。

我們給自己很多綁手綁腳的理由:覺得自己語言能力不好無法與當地人溝通、覺得自己不夠獨立無法自己扛起背包說走就走、覺得自己錢賺得不夠沒辦法拋下工作,因為無法想像沒有收入但看著存款直線下滑的結果。


於是我們希望與眾不同,但我們仍然原地踏步。


這天,我在玻利維亞一個人旅行。在背包客棧與各國人隨意聊天與相談甚歡的同時,我深深覺得我和他們其實一樣。


常常身為背包客棧裡唯一的亞洲人,我覺得我與眾不同,我覺得與他們格格不入,不知道要聊什麼。我知道我的英文有基本水平,所以排除語言的問題以後,我很懊惱自己為什麼無法像他們一樣侃侃而談。


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我的生活乏味無趣,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值得分享。說真的之前雖然也去過一些國家,但因為功課做得很足,行程排得很滿,去了景點照了相就走,一切都在計劃之中,印象中實在沒什麼特別值得留念的地方。


再者,中西方的觀點不同,我覺得有趣的事情他們又不一定覺得有趣,因為不想被覺得奇怪,所以也不敢表達自己的意見。


但我不想成為坐在交誼廳的啞巴,也不想成為他們眼中「只坐在那裡不講話的無趣亞洲人」,更不想錯失收集其他地方資訊的機會,我強迫自己與他們坐在一起,不斷聆聽,學習他們言語中分享的內容,學習該怎麼適時表達自己的觀點卻不突兀,也不無聊。


我刻意只訂shared room,避免自己一人一間房,一開始是為了省錢,再來是不想錯失與其他背包客交談的機會。


沿途下來,我碰到許多國家的人:加拿大、美國、智利、英國、威爾斯(Wales)、德國、羅馬尼亞、義大利、瑞士、法國、西班牙、奧地利、荷蘭、比利時、澳洲、紐西蘭、中國、香港、南韓、日本、以色列、南非,當然還有秘魯與玻利維亞,總共二十四個國家。


換過許多背包客棧,日復一日的和各國背包客聊天。有一天,我突然想通了。


背包客棧所碰到的各種背包客,除了英美與加拿大這些原本就是英語體系的國家,其他人的第一語言都不是英文。


但是為什麼我之前會覺得他們才是一國的,我是不一樣的呢?


這天,我領會了什麼叫做「畫地自限」。


其實每個背包客都不一樣,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文化背景,都有自己的本國語言,都經歷過不同的事件,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不同個體。


而今天我們聚在同一個交誼廳聊天的時候,因為每個人都不一樣,所以每個人都變的一樣了。


那我到底是在怕什麼呢?既然大家都有不同的背景,經歷的事本來就都不同,那為什麼我會覺得自己跟他們格格不入呢?


放下了心中的疑惑,我開始表達自己對不同事件的看法。我開始表達對事件的觀點與情緒,我開始與大家分享我旅途中的經驗與碰到有趣的事情。


而這一天,我覺得我終於成為了真正的背包客。


文章來源:Ms. LL - Live, Love, Life  感謝分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狄靜/DONOW 不做會死

DONOW不做會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